《辽宁文学》蒋峰荣:信笔游老俄

 

             作家园地

信笔游老

蒋峰荣

俄罗斯岁数不小,也是个大龄国,何况曾给我们当过一段时间老大哥,称其为老,表示尊重,并非谀辞。

我发现,黄头发只有飘逸在那张略粉泛白、高鼻梁、深眼睛、长睫毛的老俄少女脸庞上,才分外好看。

我发现,那高大宏伟或尖或圆的顶、或哥特式或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只有矗立排布在老俄的土地上才壮美。

我发现,普天下自然风景基本相似相近,无非就是花草树木装扮,明山秀水迷人,但风景深处人文内涵却各有不同,在老俄新都旧都,没有发现一栋东方庙堂或寺院风格的建筑。

这老俄虽与我们是前后院隔墙邻家,但尊教信仰、民俗风情、文化历史与我们差距很大,百年前欺负过我们,强占了我们不少地盘,也怨我们那时当家的腐败昏聩,守不好自己的家院,这笔账历史给记着呢。十月革命后也帮了我们不少忙,给我们当了几十年老大哥,主要是供给我们精神装备,即马列主义。二战后期出兵东北,为我们赶走小日本助了一臂之力,新中国成立后人力物力上支援我们不少,后来又与我们反目,给我们出了不少难题。没有永远的朋友,也不会有永远的敌人,现在两家又成战略伙伴关系,密切的很。欲敌欲友草民我左右不了,去探访、想零距离接触认识,则可自己做主。2018年8月21日至29日,伴友随团赴莫斯科、圣彼得堡两个老俄最大城市串了一次门。

进了克里姆林宫,本想见普京一面,可叹24日那天,这个世界知名俄罗斯百分之六十民众拥戴的神奇大国掌柜,不知是出差还是开会,反正没见上,只能说明自己和普京无缘分。

双头鹰是俄罗斯的国徽,一块盾牌,一只金色的双头鹰,一个头向左,一个头向右,鹰头缀着彼得大帝的三顶皇冠,鹰爪抓着象征皇权的权杖和金球。鹰胸前是一个小盾形,上面是骑士圣·乔治骑着一匹战马。骑士身穿盔甲,后着披风,手里握着锋利的长矛刺向一只黑色的龙状怪物。这奇特不凡的构图,寓意明确,这个世界面积最大的国家,横跨欧亚大陆,一只鹰头坐拥欧洲,一双鹰眼雄视亚洲。看了这个图案,我心生感忿,龙是我中华民族的图腾,也是封建专治社会皇权的代名词。皇帝自比为"真龙天子",他们的脸叫“龙颜”,他们的身体叫"龙体",穿的衣服叫"龙袍",坐的椅子叫"龙椅",乘的车、船叫"龙辇"、"龙舟",就连下体也叫“龙根”,使女人怀孕,叫“龙种”,总之,凡是与他们相关的事物均冠以"龙"字以示高高在上。这老俄将龙丑化后又刺杀,精神文化上不又在欺压我们吗?我想是否在我们国家标志物上设计用绳索套勒双头鹰的图案,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导游告诉我们,彼得大帝是一位雄才大略很有作为的老俄历史当家人,他把一个原本蜗居于东欧平原的内陆小国变成了一个面积占世界六分之一的双头鹰大国。同彼得大帝一样有作为的还有叶卡捷琳娜二世。她原是德国公爵的女儿,年轻时嫁给俄国沙皇,后靠发动宫廷政变登基。在位34年,金戈不止、铁马未休,东征西伐,南战北杀,把老俄的领土扩展到了黑海之滨和欧洲心脏,使老俄水路可直达地中海,陆路可直通西欧。她奠定了历史上空前绝后的老俄帝国的版图。对此,这位来自异国他乡的女皇不无骄傲地说:我两手空空地来到俄罗斯,现在终于通过我的努力为俄罗斯送上了我的嫁妆。如果上帝再让我活上200年,我的嫁妆将会是整个欧洲。女做掌柜,不让须眉,叶卡特琳娜不仅善于治理国家,也特会享受生活,尤其是感情生活。她一生拥有多少情人,不知道,她受用后的沙皇村,我敢说景色天下第一,诱惑世界各地游人蜂拥而至观赏,给老俄创造的财富,早已收回了当时算来十分奢侈的投资。 

老俄版图大,人少是一致命缺憾。好花无人赏,花自落泪,好土无人守,土感寂寞,好景游者稀,景也伤感,每一处景区,自然风景美的没法形容,游人如织,但多一半是中国人。“如不是中国游客捧场,这里必定门庭冷落、园内冷清”,我们自豪地边游边议。

莫斯科察里津诺庄园里,几百年的古树见证着这个古老民族的成长。王朝更替盛衰,这里的树木想必是年年茂隆,花草岁岁相似,不受任何政治风雨的影像。庄严的教堂下,幽静的花木前,两队男帅气女漂亮的新人正拍结婚照,我向他们用手势送去真诚的祝福,他们中的一对过来右男左女,拥我合影。站在他们中间,我仿佛是他们的长辈亲属,很是得意了约一分钟,粘上他们浓郁的喜气后离开。百年修得影像合,异国他乡,能与这对新人永远光影在一齐,无疑是前世修来的缘分,祈愿来世他们能做我的儿或女,因他们太可爱了。

圣彼得堡冬宫,誉称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外观金碧灿烂的建筑,映射出昔日王朝的辉煌,内藏一件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诠释了人类文化的最最珍贵。其实,人生百年走过留下的唯有文化符号,人类千年万年,永久留存的唯有文化资源。有的人留下的文化符号灰暗发臭,有的人留下的文化符号闪光流芳;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而言,文化珍品见证着其强与弱盛与衰的特质。

红场上列宁墓明显冷落,苏联时期配备的一级岗哨,现撤在亚历山大花园无名烈士墓前职守。过去每逢红场阅兵,列宁墓门打开,意在让这位长眠的苏共缔造者经常听到革命的声音、看到后来者继续革命的情景。现在天变了,国家解体后颜色变了,躺在水晶棺中的列宁纵然在天有灵,恐怕也再无神力扭转乾坤。

老俄上帝至上、英雄至上、武力至上的民族情结在克里姆林宫深沉的历史文化底蕴中显现。宫内共建有四座教堂,过去议重大国政必须在教堂进行,意为君权神授。二百多年前俄法战争时期缴获的大炮,成堆摆放在总统府旁,意在警醒一代代国家领导人不忘曾经的敌人,牢记曾遭侵略,时刻准备战争。那门四十吨重的炮王,虽然未曾打过一发炮弹,威震用意不言而喻。诸多广场公园内,随处可见壮观的英雄纪念碑,随处可见高耸的民族英雄雕像,这些英雄在俄历史上或抛头颅洒热血或运筹帷幄报国卫民做出过重要贡献,他们是老俄膜拜的另一道神。亚历山大花园克里姆林宫红墙下有一座无名烈士墓,墓前一束火焰长久燃烧,不论刮风不管下雨,永部熄灭。火在老俄人心中象征着生命,火不熄,意为生命延续。墓两旁,两位一级岗哨持枪肃立,形同蜡像。墓碑上镌刻两行俄文,导游翻译后知其意:“虽然不知你的名字叫啥,你的功绩将与世长存”。真惊叹彼得大帝、与叶卡特琳娜二世,为老俄占据下这么大这么好的家业。

眼下,上帝还是眷顾老俄。普京这位时代强人的出现,再次使老俄令世人刮目相看。普京的精力旺盛、能力非凡,称得上是上帝为老俄派下的一位旷世奇才、守国雄鹰,他刚毅和柔情的硬汉形象已经深入老俄民心。网上调侃,“普京是女人眼中的好男人,男人眼中的真男人。”

国民经济会展中心是一组建成于上世纪50年代有显著苏联时代风貌和烙印的宏伟建筑群。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红星麦穗、镰刀斧头、工农携手等带有显著苏联时代风貌的符号,不禁让人追忆苏联全盛时期的辉煌。可叹昔日气势今犹在,不知苏共已何往。会展中心广场中央,耸立一尊巍峨的列宁铜雕,据导游讲,这是莫斯科迄今唯一保存的苏维埃缔造者的外观立体形象,听说老俄年底就要移走。

谢尔盖耶夫小镇,距莫斯科七十公里,是老俄的东正教圣地。七百年前,一个叫谢尔盖的僧侣与其兄来到此地,在一片荒野上忍饥挨饿,历经千辛万苦开辟而成。他的哥哥因吃不了常人难以忍受的苦,半途而废离开,未有成正果,而谢尔盖坚持了下去,成为东正教千古圣人。教堂壁画上,谢尔盖头顶金环,高高在上,其兄则头顶无光,凡夫一个。老俄大多数民众信奉此教,游人在旁观看,有信徒脸贴冰冷的教堂墙壁,虔诚地亲吻壁画上谢尔盖的脚。宗教的力量就是震慑人心,教堂里,成群的游人、结队的信教徒,鸦雀无声,没一人高声说话。大家都静悄悄参观,怀着虔敬的心情仰望壁上画的耶稣圣母。

老俄十有七八的人信奉东正教,无论莫斯科还是圣彼得堡,最华美的建筑是教堂,最有风格的建筑也是教堂,最显富丽堂皇的建筑更是教堂。教堂是上帝传授福音的地方,人一生下来就带原罪,只有经过上帝的洗礼,人身上的原罪才会受到荡涤,这就是东正教的旨意。教堂内处处点燃着蜡烛,像佛道教徒进庙上香一样,东正教徒进教堂都要点上一枝蜡烛,因蜡烛是生命之光,每一位教徒都在祈祷,希冀自己的生命之光更明亮。

景点好,游人不会少,谢尔盖耶夫小镇人山人海,导游一再提醒注意小偷,反复告诫游团成员别露富,说以前他带的团有人不听劝,炫耀自己够多富有,结果小偷盯上,被洗劫一空。老俄小偷技术很高,称中国游人为流动的“红包”,主偷中国人。小偷小摸在老俄不视为犯罪,最多就算个错误。东正教允许人犯错,犯了错只要在上帝面前悔过即行。在此宗教圣地,小偷常常偷了游人后即进教堂向耶稣祷告一番,随之就心安理得了。第二天再偷,然后再忏悔,日复一日,当做一种特殊职业,不以为耻。

除过防小偷,导游特别提醒游人要防警察。老俄入警门槛低,只要想干这个行当,并不难,听介绍,类似于我们国内当保安一样,上岗程宇简单。由于警察待遇不高,工资低,所以他们就敲外国人特别是中国人的竹竿,在国内民众面前他们还不敢放肆,这也是一种腐败现象。但只要严格遵守他们的法规,他们也不好找茬黑吃。出门在外,本应小心,听导游一说,倍加谨慎,几天当中,常见警察,没被黑过。付小费,是老俄的人之常情吧,列车员要、酒吧服务生要,反正只要你接受服务,就得付小费。一般是50卢布,折合人民币约5元,不算高。给小费也有讲究,不可以直接递到手中,如酒吧服务生,你要夹在酒水单里显得文明。再则不可以给硬币,要给纸币,因硬币是打发乞丐的。

老俄处事方式有时古怪教条,不可思议,导游讲起显得可笑。比如进克里姆林宫内或入冬宫参观,安检时不许背双肩包,但你若单肩背就放行。再则街上洒水车,刮风洒,下雨也洒,规定的时间内必须洒。老俄医疗全免,你若有病,必须打当地医院急救中心电话,等救护车接你,如你自己走去就医,对不起,医生不接诊。再则住院如入狱,探病如探监。医院对病人管理特严,亲属想探望,必须在规定的时间,不可能想探就探,没那么随意。住院容易出院难,出院手续相当繁琐,要经过严格体检,主治医师签字同意方可,不许想出就出,随患者意愿。到了医院,是否需要住院,决定权掌握在医生手中,而不是病人说了算。

普京的政令在老俄还算畅通,从两细节可知。过去从电影上看,老俄男人爱吸烟,有的爱吸旱烟。尤其斯大林手上的那支旱烟锅,很有特点,为这位伟人增加了不少气质。起身时好友泉清叮咛,无论如何卖一支斯大林手中那样的烟锅子回来。今非昔比,到了老俄方知,所有公共场合包括酒店房间,一律禁止吸烟,如违禁被抓,麻烦就大了,要受到严厉处罚,警察是负禁烟职责的。有人不信,但几天下来,没有发现违禁者,不服不行。所有超市香烟都是柜子里锁,不上货架,有顾客要买才开柜售之。买烟锅的事自然最后落空了,转了老俄两大城市,跑了不少商场超市,没有见到一支烟锅。

老俄人酗酒,世界驰名,早就知道。普京执政后,将限酒作为国策订法。因长期酗酒,一影响生育,二影响寿命。过去老俄男均寿命五十六岁,酒是罪魁祸首。虽然国家生育政策曾与我们相反,经济奖励物质福利上一再激发生育积极性,但地广人稀的状况一直没有改变。普京规定,一不允许生产40度以上的白酒,二不允许饭店商店晚十点后卖酒。政令一出,首都率先执行,随后全国效行。老俄几天,所见都是40度伏特加。国内喝惯高度数白酒,喝这40度的酒,感觉很不够味。好在万新、文富起身时做准备,带了五斤白酒游老俄,才不至于发酒瘾。

旅游商店,满目皆是套娃。所谓套娃,就是大娃套略小的娃,套多套少要根据大小看,所见最少套五个,最多套三十二个。这套娃是老俄的传统工艺品,有凄美传说,有文化内涵,有大有小,价格高低不一,几百至几万卢布都有,我游团看到最贵一尊是二十万卢布,折合人民币约两万元。套娃就是套游人,我们谁也没被套。

老俄国土广大,建筑宏大,人高马大,啥都给人感觉大样,就是酒店标间的床十分小气,只有九十公分宽,而且全国一个标准。该大方则大方,该节俭则节俭,这是老俄又一特别之处。

我们有一个自费项目是吃“俄罗斯大餐”,每人五百元人民币。游团领队小金介绍,这老俄大餐比起我们中餐太简单了,主菜无非就是烤鱼,最后一道压轴菜就是土豆烧牛肉。我们一听食欲大减,这烤鱼不稀罕,况且在拉多加湖边已品尝,最后一道菜家里吃的腻腻的,再则算账一人五百也大不合算,就这些菜国内五百元可吃一桌。在小金参谋下改为坐船游涅瓦河。游船上,俄罗斯少男少女表演的歌舞引起阵阵喝彩,手风琴手弹奏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悠扬悦耳。一路上很少看到汉字,只有特别提醒中国人的地方零星看见过中文,如“禁止吸烟”“请把卫生纸丢进垃圾桶”等。而这游船上“中国和俄罗斯永远是朋友”格外醒目亲切。我们对同团好友调侃:“这一行字寓意深长,感到如俄罗斯的低度香槟酒,慢慢让中国陶醉,然后是中俄友钱万岁”。其实国与国之间同人与人之间一样势力,有钱就是朋友,没钱了谁认你是朋友。中国现在强大了,国人现在有钱了,世界上认中国做朋友的国家越来越多,这精明的老俄岂能失机。

游完冬宫广场、看过亚历山大凯旋柱后,我们即踏上返程。老俄印象定格在八百镜头中,游团的光影信息闪烁在这块古老神奇的土地上。

拜拜了,令人神往的红场,拜拜了,令人景仰的一座座壮观的教堂宽阔的广场,拜拜了,令人难忘的冬宫夏宫,拜拜了,令人回味的绿草地白桦林,拜拜了,令人惊讶的蓝格茵茵天白格生生云,有时间我们还会来看你的,老俄。

人生何尝不是一场旅游,心情好,人间处处是风景,心情坏,再美的景致也索然无味。这次游老俄,蓄谋已久,心情当然不错,故此看到啥都赞叹。

老俄一游返回途中,万米高空的飞机上俯视,人间在浮云笼罩下,亦真亦幻,时隐时现。大江显得如此细微,细微成一条灰线,高山显得如此渺小,渺小的毫不起眼。处的天越高,眼界越开,心胸越阔,对红尘凡物看的越淡,何况天外还有更高天。忽然感悟,在天上便如神仙,思想境界超越,一切皆为过眼烟云,落到地上则回归凡夫,处处从俗,斗高争低,寸步不让。

“风光看见人家的美,饭菜还是自家的香”,游俄归来,亲友问的第一句话就这样回答,也是大实话。游程之中,西餐吃不惯,中餐吃无味,一进家门,最想吃的就是羊肉饸烙大烩菜。

人过留名,也留踪,百年之后,这篇信笔游会告诉我的后世,在老俄的庭院里,先人留下过掠影足迹。

责编  王广 赵金奎 王海林 谷丽珺 陈渊文

作者简介:蒋峰荣,系九三学社榆林市委定边学习组长、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延长油田定边采油厂顾问、定边县脱贫攻坚指挥部办公室顾问



程丽娥写作联盟     顾问: 戴希  蔡中锋  林庭光 

    总编:程丽娥

1、小小说创作群 主编:王惟斌 常务主编:贺爱诚  副主编:徐晓政 任瑞娟 蒋国峰  张先军 王尚志 2、闪小说创作 群主编:王福日 常务主编:元旦达吉  副主编::张林 李伯虎  3、散文创作群 主编:王广  副主编:赵金奎  王海林   4、诗歌创作群 主编:草原飞鹰   副主编:卢俊 张明霞 5 、短篇小说创作群 主编:云帆  副主编:王景泉  6、书评创作群主编:黄扬  副主编 :张利  韩亚伟 龙白 7、杂文时评创作群 主编:谷丽珺  副主编:童其君 秦本云  8、故事曲艺创作群 主编: 萧朗 陈渊文 9、微信古诗词创作群  主编:石立志  

纸媒合作——《华文小小说》杂志 《微篇小说》杂志  《泥香》杂志 《中国岚文学》杂志 《常德民生报》《华文作家报》《河南经济报.新闻周刊》《渤海潮》《西南文学》《营山文学》等报刊杂志的选稿基地。欢迎更多纸媒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