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萨拉戈萨

       

一台相机一支笔  留作日后的回味138

 西班牙行之十二

埃布罗河上的圣地亚哥桥

萨拉戈萨是西班牙东北部的历史名城和旅游胜地,也是阿拉贡自治区的首府。

虽然受到众多游客的追捧,中国旅游团来得并不多。我们行走其间,没看到其他中国游客。

萨拉戈萨市政厅就在圣母圣殿主教座堂的身旁。

大门旁立着两尊雕塑。

市政厅

导游告诉我们,手捧地图的女子寓意“天才”;执手杖的男子寓意“美德”。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执政者应该德才兼备了。

我们自东向西漫步皮拉尔广场,远远的就可看到广场西侧那个白色基座上,伫立着西班牙国宝级天才画家戈雅的铜雕塑像。

出生于萨拉戈萨的戈雅(1746~1828年),是西班牙浪漫主义画派画家,代表作有《裸体的玛哈》、《着衣的玛哈》、《阳伞》、《巨人》等。

戈雅的画风奇异多变,从早期的巴洛克式画风到后期类似表现主义的作品,对后世的现实主义画派、浪漫主义画派和印象派都有很大的影响,是位承前启后的过渡性人物。

建于12世纪至17世纪的拉赛欧教堂,又被称作圣萨尔瓦多大教堂,是罗马天主教萨拉戈萨总教区的主教座堂。

它与皮拉尔圣母圣殿主教座堂一起,成为萨拉戈萨的地标。

这座明显带有伊斯兰文化痕迹的耶稣救主主教座堂,是西班牙第一座建在清真寺旧址上的教堂。

高高的钟楼古朴雄伟。教堂墙壁上的图案精美绝伦,保护得很不错。

拉赛欧大教堂原来曾是一座罗马神殿。摩尔人占领期间,是城中主要的清真寺。

数千年来,这里都是宗教场所。

1140年拆除原清真寺,新建了这座罗马式的教堂。

从13至15世纪,几乎所有阿拉贡国王都在这里加冕。

此后几百年持续不断的翻新和扩建,让教堂具有不同的建筑风格。

导游指着拉赛欧广场旁的一座建筑告诉我们,这是戈雅博物馆。但我们的时间有限,旅行社没安排进去参观。

再往前走,一座精致的过街楼突然出现在眼前。

原本是18、19世纪的建筑,却不显沧桑,是什么带走了它身上的岁月留痕?

穿过下面的月亮门,我们经过一所老年人养护中心。

几位坐在轮椅上的耄耋老人正晒着太阳看光景,见我们这群外国人走近了,堆起满脸的皱纹,咧开嘴笑了。

我们笑着打招呼:“欧拉(你好)!”他们频频点头示意,甚至哇啦哇啦说着什么,可惜我啥也听不懂。

看到外国人与自己合影,老人们更高兴。全世界的老年人都这样吧?希望被关注,渴望与人交流。

近日看到一条消息,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世界卫生统计2018》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各国的“长寿排行榜”——平均预期寿命指标。

排名中日本蝉联第一,达到84.2岁,其中女性寿命预期为87.1岁,男性为81.1岁。

排在第二、三位的是瑞士和西班牙。

西班牙排名这么靠前,我没料到。眼前这些老寿星有多大年纪?我真看不准,总感觉外国人的长相显老。

脚下的萨拉戈萨对于我来说很陌生,来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它,现在来确认眼神了。

这里的古迹确实不少。站在古罗马剧场的残垣断壁前,人类只能感慨岁月如梭了。

这座建于公元150年的圆形剧场,直径106米,建好后的面积是7000平方米,可容纳6000观众。

那时候城里居民有多少?会有6000人同时来剧场看表演么?

使用150年后,剧场停用了。

之后,一些石块被人们陆续搬走建城墙、盖房子……当年的莺歌燕舞销声匿迹且被尘封起来,曾经的掌声笑声被湮灭在历史的漫漫尘埃中。

直到1973年这处遗址被发现,古罗马剧场才重见天日。

我们参观时,一只肥壮的黑猫正目中无人的在里面大模大样地游逛。

导游跟我们说,他也弄不懂是因为什么,凡是罗马人的遗址里都能见到黑色的野猫。

大约16时左右,我们来到西班牙广场。

这里交通便捷,笔直宽阔的马路上跑着各种车辆。周边高楼伫立,极富历史感。

导游概括介绍了周边的状况,让大家自由活动70分钟,然后返回皮拉尔广场的大地球仪那儿集合。

逗乐的是,匆忙中导游把“集合”错说成了“结婚”。啊?出什么状况?我们的爆笑声溢满了原本安静的大街,惊得周边的行人好诧异,纷纷扭头看过来。

我最喜欢这样自由自在的闲逛。

此时气温27°。我俩走了一下午,腿乏嘴也渴,先钻进一家食品店坐下来,打算吃冰淇淋。

不会说西班牙语,连说带比划,却得知无货,那就改吃雪糕吧。

商业街上有许多形形色色的小店铺。在10元(欧元)店里,我看到一些中国产品,包括零钱包、折扇、包包等,做工还挺精细的。

晚餐,我们回到中午那家“温州美食城”。

这次我留意到,餐馆的墙上居然贴有《中国领事保护》字样。

晚上我们入住NH酒店。

出乎意料,隔壁居然是个规模不小的“家乐福”商场。

放下行李箱,大家不约而同去逛商场。看看当地人都穿啥吃啥、啥价钱?这是最接地气的体验窗口了。

明天一早,我们要赶往西班牙的首都马德里,那也是我们此行游览的最后一个城市。应该更好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