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进行时】从绍兴铜雕看中国非遗——为什么美丽如此孤寂?

           

实践团队:匠将锵小分队

实践成员:胡晗雪  盛清慧  王楠  孙筱琪

实践时间:8月5日至8月11日

实践地点:浙江省绍兴市

实践主题:探寻绍兴铜雕,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创新文化产业发展新思路

留住手艺,传承匠心

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的文明发展过程当中,我们的先辈曾经创造了无数巧夺天工的艺术珍品,小到器物,大到恢弘的建筑,在这些令后辈、令世界惊叹的智慧、技艺、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作品当中,无不闪耀着大国工匠精神的光芒。

然而,日益发达的机器生产使那种凝聚在一针一线、一刀一凿中的古老诗意、充满创造性与个性差异的美,都消失在千篇一律、毫厘不差的图案和“一刀切”的制作模式中,传统手工艺逐渐消失,不朽的工匠精神也在渐渐凋零。

在基于此社会背景的基础上,我们通过绍兴铜雕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把目光重新聚焦在那些手艺人身上,通过走访当地手工艺人,感受他们的匠人情怀,深入了解传统手工艺文化,唤起大家对于传统手工艺的重视,让它退出历史舞台的脚步慢一些,再慢一些。

感受绍兴铜雕的魅力

绍兴铜雕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绍兴就有青铜器的铸造和雕刻技术。据《越绝书》记载“姑中山者,越铜官之山也,越人谓之铜姑渎”。民国以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结合银楼金银加工工艺,把用于铜器、锡器绘刻加工的技法逐渐移植到小型平面器物(墨盒、镇尺等)上。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逐渐向以生产纯艺术品为主的大型平面板材发展。然而现如今,铜器已经远离了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少的人知晓铜雕这门精湛技艺的存在,如果没有手工艺人的坚守和传承,也许不久的将来,它便会退出我们的历史舞台。

▲摄于绍兴赵秀林铜雕艺术展

01

上下求索    探访赵氏、朱氏铜雕馆

8月6号上午9点半,我们按照原定计划来到绍兴书圣故里赵秀林铜雕馆。

我们首先参观了铜雕馆艺术作品,在店长的讲解下,我们对绍兴铜雕作品和赵秀林大师的铜雕探寻生涯有了初步的了解,与店长的深入的交谈中,我们观看了有关绍兴铜雕的讲解视频,了解了有关赵秀林大师铜雕风格转折点事件和现今赵老为铜雕艺术传承和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和努力,铜雕作品的作成过程和生产工艺以及目前的销售情况、创新产品与销售盈利的关系等等。

下午2点,我们在赵秀林铜雕馆店长的指引下,来到了鲁迅故里—绍兴朱炳仁铜雕馆。

我们首先参观了铜雕馆艺术作品,发现其铜雕风格和赵秀林大师的铜雕艺术有着截然不同的地方。

同时我们也从店长那里了解到朱炳仁铜雕生产车间信息、生产流程和销售状况,以及铜雕手艺传承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朱炳仁铜雕生产流水线的解决方案、市场售假问题的深入探讨、铜雕人工打造和商品化生产发展的矛盾和统一问题、朱氏铜雕未来发展规划等等。

02

倾杯畅谈    大师与铜雕的“旷世情缘”

8月8日下午,“匠将锵”小分队来到绍兴赵秀林铜雕馆,拜访赵秀林大师。

赵大师刚结束工作室的工作,便风尘仆仆地赶来铜雕馆,热情地与我们交谈。在与赵大师交流中,我们从手工艺传承者的角度了解到政府对民间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与发展、对老艺术家的关心与支持力度仍有很大欠缺,这也是铜雕技艺传承困难、渐趋消失的一个重要原因;

谈到赵氏铜雕创作的灵感来源,我们了解到赵大师以著名优秀历史人物、绍兴当地风土人情为源泉,扎根现实,同时积极融入年轻的创新的思想,赋予作品更大的活力;谈到传承,赵大师从其幼年学习铜雕讲起,逐渐铺平了坚守传承铜雕的艰辛之路,也让我们欣慰于赵大师开课讲学、编写教材、四方游学的后继传承之路;

谈到销售,赵大师紧跟潮流,采用网络直播现场拍卖的形式,结识了一大批热爱铜雕的人士,以人为本,将铜雕技艺逐渐发扬光大。

通过本次访谈,我们看到的赵大师,时而幽默风趣,时而严肃认真,还亲自为我们进行制作展示,平易近人。“叮叮当当”间,赵大师敲出的是对绍兴风土人情的喜爱,对名人历史的追忆,对德与性的坚守。金石可镂,锲而不舍,希望我们能够为铜雕的传承与发展做出贡献。

03

返璞归真    走进非遗馆及创作基地

绍兴职业技术学院是赵秀林向学生教授铜雕技艺的主要基地之一,在与大师提前取得联系后我们得知,他将于8月9日下午在学校工作室与自己的弟子们合力完成几幅大型作品,在经过大师准许后,我们有幸能到现场观看。

大师纯熟和精湛的绘画技艺表明,要想完成一件精美的铜雕作品,仅仅有熟练的雕刻技法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掌握炉火纯青的书法和绘画技艺,由此可见一幅铜雕作品倾注了一位手艺人多少的付出和心血。另外,大师还在有关作品题材及内容的选择上向弟子们提出了作品要紧跟时代潮流、结合社会发展的看法和建议。

之后,团队四人又前往绍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在铜雕展厅参观,通过铜雕区工作人员的介绍,进一步了解铜雕在非遗保护方面的现状。

在大师行云流水的笔法中,我们看到了大师多年来的沉淀和坚守;在大师对徒弟的谆谆教诲中,我们看到了大师决意传承的勇气和决心。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改变的是老手艺人们对作品题材和内容的表达和呈现,但是他们那精益求精,持之以恒的匠心精神将永不褪色。回归本心,留住匠心。

04

感悟体会  为什么美丽如此孤寂?

小到铜雕,大到非物质文化遗产,其生命力正是根植于与人们生产生活的密切关系。在当代的社会条件下,我们无法重构非物质文化遗产逐渐消逝的原生土壤,我们既不能让历史发展倒退,也没有权利要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群体一直生活在传统的环境中,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当代的传承,只有根植于当下的社会土壤,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效传承保护,仅靠认定非遗项目、传承人或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是不够的。

中国的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无论是绍兴铜雕,还是其他即将泯然于世间的非遗文化财产,在传承过程中都出现了断裂。或是仅在几个传承人中“孤芳自赏”式的传承,或是在文化生态保护区内“与世隔绝”式的传承,而与人们的现实生活几乎没有交集,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初衷,亦不是非遗保护的长久之计,因为这种“孤芳自赏”或“与世隔绝”的传承方式一旦失去了外界的帮扶就会走向终结。

我们不禁发出疑问,质疑目前非遗文化保护体系是否真的行之有效,质疑情怀与利益的兼容性,质疑非盈利的文化财产是否真的就与这个现代化的时代格格不入?诚然存在种种威胁,我们仍然相信,机器的轰鸣、时代的铁蹄中会留下一片净土,就像避免踩到花的老虎一样。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效传承需要其重新建立与人们生活的各种联系,虽然非遗在当代无法再恢复传统社会在人们生产生活中所占据的核心位置,但它可以重新融入我们的生活,继续成为当下社会生活与文化的组成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只有“活”在新时代,才算“活生生”的生命存在。

文案:胡晗雪  盛清慧  王楠  孙筱琪

视频:王楠  孙筱琪

图片:胡晗雪  盛清慧


往期实践推送回顾

近期热门文章

·END·

华理商之潮